围棋高手李昌镐拿那么多冠军是因为他对手都太
2019-09-09 07:00
分享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李昌镐统治棋坛的时间,是最长的,这一点最为明显。我国习惯把棋手分辈,诸如龙辈,虎辈,豹辈等等。聂卫平那一辈,还没有轮的上和石佛对垒;马晓春那一辈+常昊那一辈是被石佛统治得最没脾气的两代,到了古力、孔杰们,虽然赶上了石佛走下坡路的当口,都不敢说有多么绝对的把握。看了前两天的LG决赛,孔杰赢的相当惊险,孔杰的赛后感言比较客观:我赢在年轻。

  再说空间,石佛在韩国国内的业绩自不用多说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别人无法企及的记录,把老师的头衔悉数搬过来的时候,也就自然而然地控制了韩国围棋;国际大赛的成绩,前无古人已成定论,后无来者的可能性也很大;三国擂台赛的表现,简直就是一个神话。所以,空间范围无所不包,唯一说不清的,就是和山下,羽根他们下两日制的比赛会发生什么事。

  其师曹薰铉,战绩也很辉煌,尤其是国内成绩,更是一部巨典,人称围棋皇帝。但比起徒弟来就逊色多了。曹燕子棋虽厉害,但他的盘外招也是尽人皆知的,凡有这种毛病的,都说不上很地道。相反,李昌镐在这方面,堪称楷模。这一比,又拉大了距离。

  还有哪个可以拿出来比比的?聂卫平是咱们的棋圣,可谓功高盖世,否则也受不起如此浩荡的牌匾。只是老聂的功劳,最多<或=昌镐成就展览馆里,最小那个房间里的东西。虽然说,一场系列战争的胜利,足够一辈子享用,但是,只有到了神的境界,才能超脱于“享用”,那个境界的字典,根本没有这个词汇。

  当然,聂的成就有其独特的历史意义,更主要的是体现在它的社会价值上。它唤醒了围棋故乡的人们对这一古老智慧的热情,打败日本比打败任何国家都更容易激发民族自强感和民族自豪感。它掀起了围棋的热浪,催生了一批又一批,一代又一代的围棋人口。包括时空在内的千千万万围棋爱好者自不用说,当下名盖卫平的常昊、古力、孔杰们,与聂的影响也有着密切的关系。毫不夸张地说,聂卫平的胜利,诱发了一个火红的围棋时代,从这个意义上讲,封圣也说得过去。

  输给孔杰后,我这位心目中的王,已是八连亚了,就连这一纪录,也透出了世界次高峰的厚重和威风。就好像珠穆朗玛旁边那座低一点的山峰,在那里,常昊也曾呆了很久,不过他是仰止珠峰,找不到路径,多次攀登均无功而返,不得不呆在那里,因为那里毕竟距离常昊渴望的顶峰最近,他还没有放弃。

  李昌镐的情况则是截然不同,他在珠峰上已经呆的太久了,相当一段时间里孤独求败,寂寞难耐,后来只因精力不济,又为了寻找爱情,才走下巅峰的神坛,呆在次高峰上迷惑地打量下面的世界。

  他的对手无论六超还是中国的马晓春都是一时之选,不是对手无能确实是李昌镐太强,而且是一种均衡性的强大,导致他的对手无法跟他进行长途竞技。

  1989年,14岁的李昌镐就在“最高位战”决赛中击败自己的老师曹薰铉夺得冠军,曹薰铉是国际巨星,独霸韩国棋坛十数年;

  1992年,17岁的李昌镐在第三届“东洋证券杯”决赛中以3:2战胜日本超一流巨星林海峰夺冠,创下了世界上最年少夺冠的记录,被誉为“围棋神童”。

  此后夺得20多个世界大赛冠军(含快棋赛),开创了无敌于天下的“李昌镐时代”(1996—2006)。直到2007年李昌镐的继任者李世石的强势崛起,李昌镐时代才宣告结束。